不达标就更换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8-14 17:08    次浏览   

他所说的法令,是指欧盟在其成员国实施的《玩具安全新指令》——从7月20日起,其玩具化学成分控制指标开始生效,被称为世界上最严玩具安全技术法规。

“按照欧盟新标准要求,玩具出口企业的成本必然增加,出口价格也会增加。”许清海说。

2012年,锦信玩具进驻天猫商城开起了旗舰店,一个月内公司的一款海洋圆形游戏垫便热销430多件。徐长生认为,游戏垫通过的9项国内外质量检测对此功不可没,9项中就有这次实施的欧盟玩具安全新指令。“标准越高,对于玩具的质量要求越高。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因为高标准提高了行业的门槛,对我们是一种保护。”

“虽然国内市场利润更高,但是前期的广告投入,以及渠道建设成本,算起来要比出口还要更高。”郑金虎说,“实际上他们除了离开之外别无选择。”

“这个标准不是针对我们中国企业的,所以对大家来说都是公平的,欧盟市场并没有关闭,主要看企业有没有足够的实力。”许永定说。

据郑金虎说,新指令开始执行后,恒盛集团出口的玩具连包装盒、包装袋,甚至捆绑玩具的丝带都是以新指令的标准来选用的。

烦琐、苛刻的检测项目,带来的是高昂的检测费用。“除了重金属检测,还有其他各类检测费用,我们生产的玩具车,每个玩具样品检测费用在3万多元左右,现在是每批玩具都要单独出检测报告,不管这一批次生产了几件,企业压力很大。”许清海说。

安海鼎盛时,玩具企业多达千家,曾和上海、澄海并列为中国玩具界“三海”,至今仍有70多家玩具企业,是福建玩具生产和出口的重镇。

而为了满足新指令要求,玩具生产企业必须选用新材料、改进生产工艺、增大管理投入、提高检测技术,但这要以成本增加为代价。

“这意味着,虽然不是为14岁以下儿童玩耍而设计的,但却很可能被儿童用来玩耍的产品,也要满足新指令规定的要求,比如水果味的蜡烛,比如文具。”郑金虎说。

而据安海玩具同业公会会长许清海介绍,自新指令实行后,针对玩具出口的

“与两年前先期实施的物理机械部分相比,最近生效的化学安全部分标准更加严格。”泉州市检验检疫局相关人士表示。

“2008年1月欧盟就发布了指令修改的提案,当年12月欧洲议会通过。行业那时就在关注了。”郑金虎说,“或者转型,或者退出,大家基本都做出了决定。”

2009年,力利公司以70万元拿下成龙主演的国产动漫《奇幻龙宝》的玩具车生产授权,全部根据动漫里面的人物来设计车子的外观,开始走联姻动漫的道路,却出师不利。“一方面是宣传不够。另外,我们当时用精益求精的心态去做这些车,结果等车做出来,这个动漫已经过气了。”许永定说。

凭借生产diy玩具珠子和惯性玩具车,力利公司收获了不少订单,但在牵手动漫开发动漫玩具方面却没有取得预想中的胜利。

在福建恒盛集团玩具事业部经理郑金虎看来,玩具行业的洗牌早在2008年就开始了。

据介绍,为了能达到欧盟的标准,避免退货造成损失,玩具企业在原材料采购中尤其谨慎,在选择合作伙伴时,都要求对方能提供检测合格报告,不达标就更换。

所谓新指令,是相对于1988年执行的《玩具安全指令》而言的,发布于2009年6月30日,有两个执行过渡期:一是从2011年7月20日起,强制执行玩具物理和机械部分标准规定;二是从今年7月20日起,玩具化学成分控制指标开始生效。

对违反指令的,除罚款、召回产品等处罚外,情况严重的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郑金虎所在的福建恒盛集团,号称是福建省最大的毛绒玩具生产企业,为欧尚、家乐福等代工生产毛绒、塑料玩具。

锦信玩具的采购成本自去年底便开始涨了。“玩具企业主要接的都是欧美圣诞节的订单,因此在年底就会采购原辅材料,接着投入生产,到6月份时候开始大量出口。”

对于这些因成本重压而出口受阻的企业来说,转战国内市场也并非易事。

锦信玩具总经理徐长生认为,其实玩具厂只是把很多物料集中起来加工成玩具,因此真正影响玩具品质的是上游原材料供应环节。

“其实这个法令的内容早就公布了,包括我们在内的大多数玩具企业都提前做了准备。”郑金虎说。

“现在要求一个玩具产品从生产原材料到成品,都须按要求进行检测,第三方检测机构的生意肯定火爆。”许清海说,“7月29日,公会邀请了几家检测机构前来为企业培训,会后有一家机构就私下和我报价,说公会的企业如果去他们那,检测费用可以四折优惠。”

最近几年,徐长生越来越感到在泉州做玩具加工出口没有优势可言。“玩具行业的资金回笼周期长,劳动力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原材料涨价,原料要从江苏或者广东运来,还得加上运费,和同行比贵不少。”

“如果你是玩具产品供应链中的一员,就必须让经手的玩具产品符合这个指令,才能出口到欧洲市场。”

新指令针对所有销售至欧洲市场的玩具产品,给予有关制造商、零售商、进口商及出口至欧盟市场的玩具供应链成员一系列新的责任。

作为全省玩具行业唯一的出口“一类企业”,锦信玩具的订单也受到了影响。据锦信玩具总经理徐长生介绍,因为担忧今年玩具出口价格提高影响销量,以往合作的tru、欧尚、家乐福等大卖场都减少了订货量。“玩具毕竟不是生活必需品,市场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玩具涨价。”

虽然新指令发布以后,以及每个过渡期结束之前,国家、省、市检验检疫部门通过培训等方式告诉企业要未雨绸缪,提早做准备,但这并不能帮助所有玩具企业跨过欧盟的门槛。

他认为,对行业来说这是一次洗牌的机会,之后整个行业会有一次大的提升。

在产品研发上的投入,也让专注于童车玩具的嘉利尝到了甜头。为抢占国外高端市场,嘉利公司研发出几款酷似老爷车的童车,希望这些附加值高的老爷车,能带动嘉利向更高层次转型。

许清海同时是泉州嘉利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他进一步解释说,成本增加主要来自原材料采购以及玩具检测化验费用的增加。

新指令明确禁止和限制的有毒有害化学物质从8种增加到了85种,首次禁用300余种亚硝胺类化合物和致癌、致基因突变、影响生育cmr类物质(目前已知1300多种),迁移元素(重金属)限制由以前的8种增加到了19种。

虽然已经感受到新指令带来的成本上升的压力,但力利玩具董事长许永定认为,不宜过分夸大其负面影响。

作为一个占世界四分之一市场份额的大市场,欧盟新法令的实行对玩具行业影响大且深远。

国家检验检疫局在今年6月的一次调研中发现:部分已开展指令应对的企业选用替代原材料导致成本上升10%至30%;加大管理投入导致支出增加5000至1万元不等,且人力成本增加1%至20%不等;原材料及成品的检测成本更是增长了5至10倍。

有的元素比如六价铬甚至达到ppb级,也就是十亿分之一的要求,与食品要求相差无几。

一方面为了节约检测费用,同时也增加检测频度,避免退货、返工,恒盛公司几年前便开始筹建自己的检测实验室,迄今已经投入数百万元,物理、机械性能检测可以自己完成。

而且,为了达到新指令新增加的关于毛绒玩具水洗4次后不能褪色,布料不能融化,而且仍能符合拉力测试的要求,锦信玩具在使用的布料和缝制的线都做了调整。“不仅使用的布料要加厚,连缝制的线都要改成粗的。”

在恒盛集团自建的玩具检测实验室内,工作人员正利用光谱扫描仪检测原材料中是否含有禁止的重金属元素。

而且,即使是已经提供了检测合格报告的供应商,在今后每一批购进原材料时,也还要再次进行检测,合格后才进仓。新指令使玩具厂家提高原材料进货门槛,也给树脂、增塑剂、化纤、涂料等相关化工原材料生产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嘉利儿童用品有限公司去年初也成功试水天猫,其打造的奔驰牌童车一上架,便很快攀升至销售冠军。

郑金虎认为,这个指令,同时也是一个指南,指示着今后玩具行业发展的趋势:企业应该尽力提高科技水平和研发能力,尽力做环保、安全的玩具。“不仅是选材上做好豁免替代研究,还得从使用的安全性出发,在设计、制造玩具过程中,避免给儿童带来的窒息、过敏、致癌、辐射等风险。”

在这个法令里,玩具被定义为用于14周岁以下儿童玩耍使用的产品。无论是否专用的产品,相比旧的指令,更强调是否吸引儿童并被玩耍。

“拿超绒布来说,是我们公司每年用量最大的,每年采购费在700万元左右。之前价格是每公斤30元,今年用的价格是一公斤35.5元了。”

从这个意义上看,新指令的影响还波及了玩具包装等相关配套产业。

在他看来,玩具企业的成本上升将向市场转嫁,“老板们不可能做亏本的生意”。

“欧盟标准虽然达到了食品级,但这并不可怕,现在即使要更环保的玩具原材料也有,只是价格会高。”徐长生如是说。

据介绍,和旧指令相比,新指令在监管范围、玩具定义、经营者的责任、合格评定程序、ce标志和警告标志、安全要求等方面进行了较大修改及扩充,条款由原来的16条增至57条。

相比之下,同在晋江的力达电子有限公司的志向更为高远。这家生产塑料玩具琴出身的企业立志向专业乐器生产企业转型,如今其数码钢琴、电子琴等键盘乐器等产品已在市场打响了名头,并且跻身中国乐器协会会员行列。(记者徐占升姚瑾通讯员黄忠族陈文经实习生林彬彬文/图)